曾女士诗|荐读军人,为什么要写遗书?

时间:2019-04-16 09:14 来源:互联网 作者:佚名 浏览量:4805

曾女士诗|荐读军人,为什么要写遗书?

曾女士诗,文 | 冷热猫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最近十多天时间,“死亡”“牺牲”这两个词宛如凝云一样笼罩在心头,久久难以释怀。

5月31日,江苏省公安消防总队南通支队启东大队副大队长陈帅逆火而行,壮烈牺牲;6月1日凌晨,中国驻马里维和部队上士申亮亮遭遇恐怖袭击,壮烈牺牲;6月4日,云南省军区边境扫雷大队下士程俊辉执行扫雷任务时,壮烈牺牲;6月6日,西部战区陆军某工程维护大队班长庄勇因常年维护国防工程,积劳成疾,遽然病逝。

我从来没有认真考虑过“生与死”这个话题,可是当我看着这些年轻的生命如同流星一般陨落,下意识里,把生死这个命题摆在了思维中枢,一遍又一遍的思考。

死亡,是最后的哲学

什么是志愿军的战斗故事?就是为了完成任务,为了取得胜利,为了身后千千万万人的生命安全,在生无可恋的环境里,坚守生命的故事。

有人喜生,有人忧死。我总不明白,为什么有些人一直试图否定死亡,认为死亡没有任何意义,不过是毁灭和失去一切,总认为一死百了,把死亡当成船到桥头自然直的一件事儿;而又有人把死亡当作避之恐怕不及的事儿,整天活在死亡的恐惧里。

这是对死亡内涵的误解,更是对生命意义的糟蹋,只要让“生死”脱离了个人层面,你就会觉得“生死”原来如此之重。

电视剧《三八线》,一连官兵在坑道里无法忍受炮袭给身心带来的折磨,要冲出去跟敌人拼命,连队干部说,“忍不住也要忍,只有活着才能保存战斗力,才能完成任务。”换句话说,只有活着才能胜利。

像这种桥段不只是电视剧里有,我们小的时候语文教科书上也有。有一篇课文叫《一个苹果》,讲述了抗美援朝战争中,志愿军战士为了完成任务,为了取得胜利,为了身后千千万万人的生命安全,在生无可恋的环境里,坚守生命的故事。

军人,为什么要写遗书?

军营里流传,白床单活着的时候躺在上面,死去的时候躺下面;后留包,生时装衣服,死时装遗物。

2008年抗震救灾回来以后,看战士们晾晒衣服,无意间发现他们每个人后留包里都有一封写给家人的遗书。一名战士对我说,什么是幸福?能活着再见自己的遗书就是莫大的幸福。

我问这名战士,为什么要写遗书?战士说,以防万一。

“万一是个几率问题,不可能那么倒霉就让你们遇上吧!”我内心略现惊叹。战士说,“养兵千日,用兵一时。在‘生死’面前,即便是万分之一的考验,也必须由我们来承担,写封遗书,断了念想,好完成这‘万一’的考验。”

“尊重生命,珍惜死亡。”与这名战士交谈后,赫然发现,这是我这个自诩在鬼门关里溜过三圈,看淡生死的人,所无法掂量的重。

后来,我了解到,每名军人入伍之时,都能领到一块洁白的床单和一个迷彩的后留包,这是两件与生死有关的物件,每名军人对这两物件都十分看重。军营里流传,白床单活着的时候躺在上面,死去的时候躺下面;后留包,生时装衣服,死时装遗物。

以一张白床单、一个迷彩包来喻生死之道,我突然又感觉到军人对待“生死”却如此之轻。

看到你们活着,真高兴

我第一次看到有人用世人所忌讳的“生死”来打招呼,互问安好。

同样是汶川抗震救灾,我随某抗震救灾部队第二梯队出成都,赶往江油。路上,军区联指一道命令让原本凝固的气氛更加神秘,联指命令梯队迅速抽调60人作为先遣队,搭乘某陆航旅直升飞机,火速赶往任务点展开救援。

某连受领任务后,指导员对全连官兵说,党员先上,士官随后,上等兵补齐,是独生子的新战士可以不去。全连官兵齐刷刷站在了连长指导员身后,连长出列,命令站在最后一排的新战士小陈出列。

小陈报告说,为什么是我?我是独生子没错,但我是党员,我请求参加战斗。以前在电视上,看到这种场面,我总认为是在吹牛,而今天亲眼所见,内心的震撼,无法言喻。

难道小陈不知道前路未卜,此去可能凶多吉少?!

不!他知道,因为,军区联指跳过军师团级三级指挥部直接下达命令给梯队,在和平年代,这是一件非比寻常的事儿,那为什么他还能如此义无反顾,知或死而吾往矣?

15天后,60名官兵从不同的地方陆续回到责任区,战友们相拥而泣,说,活着看到你们真高兴。众人答,看到你们活着真高兴。我第一次看到有人用世人所忌讳的“生死”来打招呼,互问安好。这是我不曾拥有的面对生死的境界和胆量,不知各位做何解。

军人,如何面对生死命题?

我一直想搞明白,是什么样的力量能够让军人如此坦然面对“生死”这个大命题?

还是《三八线》,一连六班为了执行潜伏阻击任务,集体冻死在公路边,成为一座兵峰。看到他们,我想到了为中华民族崛起而牺牲的所有英烈。

因为工作原因,我结识了一位从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场上下来的老兵,他总是对我说,当年在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场上流行着这样一句话:通往老山的雷场上铺满黄金,哈儿(傻子)才去,但为了祖国和人民的安宁,老子敢蹚!

我查阅相关资料,发现这句话后来被概括为一种精神,叫“牺牲我一个,幸福十亿人”,这是一种经过血与火考验的精神。在那场战争中,许多官兵为了给冲锋的部队开辟道路,以血肉之躯滚向敌人的雷场,引爆地雷,冲锋的军人们看着雷场上血肉模糊躯体残碎的战友,如洪水般涌向敌人的阵地……

“生死”这个在常人眼里看来十分沉重的话题,搁在军人身上却变得如此举重若轻,我一直想搞明白,是什么样的力量能够让军人如此坦然面对“生死”这个大命题?这么多年来都不得其果。我想,或许这是一道永远无法解开的迷,抑或是信仰、使命使然,究竟如何,非穿上那一身军装身临其境不能体会。

「人民前线」(微信号:njjqrmqxb)

投稿邮箱:rmqxbs@163.com

本期编辑丨刘汝山 丁勇 朱明明 郭剑

刊期:402 期

感觉精彩,点击下方大拇指支持一下吧!

↓↓↓

时时彩开户